全国服务热线

18912526000

  • 销售电话 18912526000
  • 电子邮箱 982769233@qq.com
行业新闻
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代工机器人随处可见 机器人产业或迎井喷期
发布时间:2017-4-26 9:19:59

    最近一段时间,德国“工业4.0”正成为热议的话题,它是德国为其未来制造业发展方向提出的国家战略,其中包含了一个重要的元素——机器人。

  如果更具体一些,未来的工业生产是什么样呢?不久前,记者走访了被誉为德国“工业4.0”模范工厂的西门子安贝格电子制造厂,那里正是未来德国工业的一个缩影。

  “工厂里不会空无一人”

  这座位于巴伐利亚州东北小镇上的工厂其貌不扬,只有三座外观简朴的厂房,但却拥有欧洲最先进的数字化生产平台。

  由于产品与机器之间进行了通信,整个生产过程都为实现IT控制进行了优化,生产效率因此大大提高: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工作量需要人工处理,主要是数据检测和记录;工厂每年生产元件30亿个,每秒钟可生产出一个产品,产能较数字化前提高了8倍,而由于对所有元件及工序进行实时监测和处理,工厂可做到24小时内为客户供货。

  这座工厂蕴含了“工业4.0”可能带来的种种革命性变革,其中一点便是,智能生产是否会取代人工?要知道,除了一些产量特别小单独配置自动化生产设备不划算的情形外,整个生产线上已经不需要人工的参与。

  正因如此,在欧洲,已有不少预言家悲观地描绘了未来工业生产“灾难性”的场景:工厂空无一人、与世隔绝,人的工作被机器取代,失业率高涨,甚至更有人称“中产阶级”或将由此逐渐消失。但德国人工智能研究中心首席执行官沃尔夫冈博士却否认了这一看法:“即使是在工业4.0时代,我们的工厂里也不会空无一人”,不过,他指出,人在生产中所从事的工作内容将不同于现在,他们的体力劳动将减少,而更多地进行计划、协调、创新和决策等工作。

  灰领工人将替代蓝领工人

  那么,未来工厂还需要训练有素的一线工人和工程师吗?跨国人力资源咨询公司万宝盛华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灰领工人。

  根据万宝盛华的说法,越来越多的生产岗位正在要求工人对联网的机器进行编程和维护,并且在机器发生故障时,能够马上维修使之恢复正常。除了编程,新型灰领工人还要能解读复杂数据,与管理人员组成团队,协同工作。

  鉴于各级工作人员的工作内容都会改变,未来的劳动者也需要具备不同于现在的工作技能。“不管是生产线上的工人,还是以知识为主的员工,其工作内容都将发生变化”,弗劳恩霍夫工业研究所编写的《未来生产——工业4.0》研究论文中得出了以上的结论。

  德勤咨询公司一份名为《未来的制造业》的研究报告称,“雇佣高素质员工将成为未来公司实现成功和盈利的单一决定因素。”

  这并没有夸大其词,因为未来员工的职责将从简单的执行层面转为更加复杂而重要的控制、操作和规划等多个层面。传统的蓝领劳作不再重要,而再加工、维护和系统维修等工作变得重要。

  此外,员工还将使用和处理许多全新的用户界面。现在,人们通常用红、绿、黄三色指示灯显示机器的工作状态;而未来,无处不在的    十多年前,一部由斯皮尔伯格导演的电影《人工智能》精准地描绘了人类技术文明快速发展,令大批可提供服务的智能机器人取代人工,并全面渗透生活。如今,这样的科幻图景正在走入现实:从亚马逊仓库中自动装卸货物的机器人、富士康生产线装配零件的机器人、执行特殊危险任务的特种机器人及以智能化军用无人机,各类用途机器人正在被广泛地应用于丰富的场景之中。

  而在中国,随着工业化技术水平提高及智能化、互联网化渗透,日益倒逼着传统产业转换思路,提高自动化率及工业生产智能水平,这也为中国工业机器人产业兴起埋下伏笔。与此同时,在长三角、珠三角等用工密集的区域,结构性用工荒加剧也进一步加速企业“机器换人”节奏。据《经济学人》杂志报道,2013年中国已超过日本,成为购买工业机器人数量最多的国家。

  机器人时代来临,令资本各方看准产业蓝海时机,加速在机器人产业布局。据了解,来自日本、瑞士、德国等各国工业巨头近期均扩大在华产能,各路力量摩拳擦掌,意图在智能工业领域大肆开疆辟土、谋求主导权。同时国内各类产业自动化也在加速,中国机器人下游应用开发提速,行业内并购整合日益成为趋势,令中国庞大机器人市场更具看点。

  随处可见的代工机器人

  在广东某工业园区生产车间内,一台身长不足一米、形似铁皮箱、每分钟跑60米的机器车,装上双层支架之后,就可以变为一个独立完成搬运作业的机器工人,而它也是这个车间最主要的装卸工人。据了解,这个身材小巧的铁皮员工,只需跟着脚下铺设好的磁性感应轨道走,就能轻松将货物从车间流水线一端搬向另一端。

  据该机器人厂商销售负责人介绍,类似这种自动化智能产品完全可以想象为新一代的“机器工人”,它们既可以实现24小时连续工作,同时也能帮助企业节约人工成本。从“机器工人”替代效应看,一台标配无人搬运车相当于三个搬运工兼司机加一台运输车。如果以每人每月最低3500元计算,三个工人月工资则是10500元。而一个机器工人的应用操作扣除维护等费用,一年可为企业节约12600元工人工资。与此同时,还能将生产效率提高到20%以上。如果以月产值一亿元的工厂计算,将相当于2000万元效益空间。

  目前“雇用”工业机器人正成为越来越多制造企业的选择。在深圳宝安区石岩黄峰岭工业区一家家电企业厂区内,负责人正在忙于和员工商定如何在2015年继续提高机器人自动化水平。“经过两年的生产线改造,我们已有效减少了用工。在一些生产线中,工人人数已下降一半以上,并且机器人生产效率比人工提高20%以上,产品良品率也有明显提高。”上述负责人表示。

  不难发现,由于科技水平发展及智能化生产普及,“机器换人”正在日益成为众多传统企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战略。另一方面,人口红利时代结束、老龄化社会来临及劳动人口大量缩减,也驱使着“机器换工”大潮出现。深圳三和人力资源公司总经理许琴指出,不同城市已进入或者往老龄化方向发展,劳动力供应不足问题现实存在。劳动力成本抬升令企业经营难度加大,加上90后就业观念转变,部分简单岗位存在被取代趋势,这也造成越来越多企业更倾向于雇用“机器工人”。

   国际巨头抢滩“蓝海”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看中中国庞大的机器人需求市场,不少国际巨头纷纷加大砝码进驻中国,并在国内扩大产能,以谋求在新智能工业格局下的市场主动权,各路资本角逐机器人市场的竞争也日益激烈。

  以日本工业机器人行业龙头安川电机为例,今年12月,公司在上海成立涵盖机器人中心、解决方案中心、售后服务中心等在内的新展示中心,为中国企业客户提供各个领域机器人应用产品。据了解,安川来自中国机器人销售收入已占据集团20%,未来还将进一步扩大沈阳工厂产能。除了安川之外,国际机器人行业巨头公司瑞士ABB和德国KUKA也在今年进一步扩大其在中国的产能,并积极扩大在中国大陆市场上机器人业务销售规模。

  业内预计,伴随越来越多的资本和实力企业进驻中国市场,加大机器人市场的竞争,未来工业机器人价格还将进一步下降,促动更多企业选择“机器换人”。而另一方面,由于当前国内机器人产业起步较晚、企业发展各自为战,中国企业为扩大竞争实力,未来必将经过一轮市场竞争,通过收购兼并优胜劣汰,逐渐形成大龙头企业。因此,并购整合或成为国内机器人产业常态。此外,互联网技术应用也将会为中国机器人产业实现弯道超车提供机会。

  机器人产业或迎井喷期

  无论是制造业复兴计划还是技术更新换代,以及当前最热炒的工业4.0概念,都离不开机器人产业内容。业内人士认为,“机器人+互联网”智能化数字生产方式将改变全球制造业格局,而拥有庞大市场容量的中国自然也不会缺席这场机器人盛宴。

  根据国际机器人联合会(IFR)统计报告,当年全球工业机器人销售量约18万台,其中在中国销售量约3.7万台。在12月下旬举行的2014年世界机器人及智能装备产业大会上,业内一致预期,今年我国机器人市场销量可能突破5万台,且在未来5年内市场增速有望保持在每年40%以上,机器人产业井喷之势已可见。

  有研究认为,国内机器人行业投资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主要以并购、合作等机器人概念股票为主的主题投资;第二个阶段,机器人概念股业绩将出现分化,好公司将脱颖而出;第三个阶段,行业格局趋于稳定,投资龙头股成为王道。目前市场处于第一阶段与第二阶段重叠处,在追逐机器人概念股的同时,需找出有竞争力和有业绩的机器人企业。这也意味着,未来机器人板块将从“主题投资”逐渐过渡到“业绩为王”阶段。

  而对于中国目前在技术水平上存在的瓶颈问题,专家建议,要通过多种途径来寻求“突围”和赶超。首先要加强对国际机器人技术跟踪研究,制定出台符合我国发展实际的“机器人技术路线图”,明确技术发展步骤、重点突破的关键核心技术、工艺与零部件以及产业化路径。其次,要确立符合我国发展实际的机器人发展模式。机器人技术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副主任曲道奎认为,在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中,发展企业比发展技术更重要。优先发展有实力的机器人企业,然后通过到海外并购成熟技术和公司来提升机器人质量。传感器将在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的显示器上迅速而详尽地展示出画面信息,或在智能眼镜的镜片上显示出信息。因此,员工必须能全部理解、评估和使用这些信息。

  经理和工人的界限趋于模糊

  事实上,随着工业机器人的普及,在越来越多的企业中,劳动者的分界线正变得更加模糊。很难分清谁是管理者,谁是生产线工人,谁负责生产以及谁负责整座工厂的运营。每个人都将参与到解决问题与画因果图的工作中,仅在一旁观看他们工作,将无法区别谁是经理、谁是工人。

  德国金属行业工会管理委员会负责新技术发展趋势的康斯坦策·库尔茨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今天,我们看到高层管理人员与生产线工人并肩工作,平等交谈。仅从服装来看,你根本无法分清谁是管理人员、谁是工人。这是社会和文化的全面变革,而不仅仅是技术方面的改变。”

 
上一篇: 工业4.0时代:灰领工人将替代蓝领工人
下一篇: 中国机器人产业遍地开花 热市场需要冷思考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